「包头股票配资」贸易战下的中美巴基斯坦大豆《三国演义》为什么中国不能弥补一千万吨大豆的短缺

  • 时间:
  • 浏览:163
  • 来源:东南金融网
包头股票配资

贸易战下的中美巴基斯坦大豆《三国演义》为什么中国不能弥补一千万吨大豆的短缺

中国将继续是大豆需求增长的主要来源。巴西和美国无法单方面满足中国对大豆的需求。两国也很难开辟新的大豆市场来取代中国的进口规模

马托格罗索(Mato Grosso),后者位于巴西内地,曾因淘金热而繁荣,后来经历了衰落和被遗忘。今天,它已经成为巴西的主要大豆产区。繁荣的大豆贸易让当地人觉得失去的黄金时代又回来了。大豆已经成为他们所说的“白金”。

对“白金”的比喻并没有高估。大豆被称为“世纪作物”,具有很高的经济价值。它位于世界农业贸易金字塔的顶端。它是数百种产品的原料,从药物到化妆品,在人类饮食中也起着重要作用。大豆作为家畜、家禽甚至鱼类的主要饲料,最终被转化为动物蛋白,被人类消费吸收。

与北半球不同,巴西的大豆种植季节始于9月。马托格罗索的农民几乎已经完成种植。这里的大豆占巴西大豆出口总量的30%,今年运往中国的比例超过70%。大豆的出口量远远高于前几年,这使他们非常期待明年的收成。然而,这种期望与焦虑交织在一起,因为他们非常清楚,尽管大豆不会像黄金一样枯竭,但要保持这种繁荣,他们必须依赖中国买家稳定的大宗订单。因此,他们密切关注中美贸易谈判的结果。

当地一家农场的负责人维克多·桑切斯(Victor Sanches)说,“现在只要中国和美国谈判,我们的神经就会紧张,只要中国从美国购买大豆,我们就会受到沉重打击。”小辛瓦尔是大豆仓库工人,他也有同样的感觉。“如果没有中国买家,情况会变得更糟。我们每天看新闻,担心中国和美国会达成贸易协定。我们所有的生计都将依赖大豆。”朱尼尔说。

巴西豆农的“黄金时光”

长达18个月的中美贸易争端是巴西农民的黄金时期。作为竞争对手,美国大豆出口协会(USSEC)首席执行官吉姆·萨特(Jim Sutter)无助地告诉记者《财经》,“巴西农民从贸易战中受益,因为他们看到中国和其他国际投资者对其大豆产品和农业基础设施投资的强劲需求。”

Fabiano Escher,巴西里约联邦农业大学教授,长期从事中巴农业贸易研究,也承认巴西大豆产业确实在利用中美贸易战。他告诉记者,中国的关税对策减少了从美国的大豆进口,增加了从巴西的进口。从短期来看,这对美国大豆种植者不利,对巴西大豆种植者有利。

巴西和美国相继输给中国引发了国际大豆贸易流量的急剧变化。“中国减少了从美国的进口,增加了从巴西等南美国家的进口,而南美国家从美国进口大豆补充剂,美国大豆增加了对欧盟国家的出口,这在过去是罕见的。”国家现代农业技术体系大豆产业经济研究室主任司伟向记者解释说。

在过去的20年里,全球大豆贸易高度集中,导致了中国、美国和巴西之间的“三国演义”。巴西和美国都是绝对主导的大豆生产国和出口国。以贸易争端前的2016/2017作物年为例,巴西和美国分别占世界出口的83%,大豆出口量为6300万吨和5900万吨,而阿根廷的出口量仅为680万吨。两国向中国出口绝大多数大豆。美国和巴西出口的大豆分别有61%和77%销往中国。美国和巴西对中国的出口量占全球大豆贸易的三分之二。其他国家和地区的进口量根本无法与中国相比。

就中国市场而言,巴西可以说是美国最大的竞争对手。中情局)1973年,中情局在一份机密备忘录中预见,巴西将成为美国大豆出口的最大威胁,并最终影响美国大豆农民的收入。这种担心是有道理的

巴西和美国最初既有竞争又有互补。巴西和美国位于南北半球,大豆生产和销售季节相反。一般来说,巴西的大豆收获时间是3月和4月,对中国的出口季节从5月持续到9月。此后,美国大豆接管了市场,直到明年3月。美国大豆的收获时间是从9月到10月,对中国的出口季节通常从11月开始。

这种季节性模式在中美贸易战爆发后被打破了。美国农业部经济研究局(ERS)发现,在2018年北半球大豆销售季节,巴西取代美国向中国出口大豆,因为中国对美国大豆的关税在当年6月生效。2018年10月至2019年3月,中国从巴西进口的总量增加了1,150万吨,从美国进口的总量减少了2,170万吨。与此同时,美国对欧盟、埃及、伊朗、墨西哥和其他国家的大豆销售仍然无法抵消对中国出口的下降。从2018年9月到2019年2月,美国大豆出口同比下降1210万吨。

不仅销量骤降,美国大豆价格也受到重创,一度跌至每吨300美元,甚至比巴西低28%。巴西巴拉那瓜港大豆交易价格显示,2018年10月底巴西大豆价格升至420美元/吨,当月对中国的交易量达到600万吨。

为了遏制巴西,特朗普在12月初宣布,他将恢复对巴西和阿根廷的钢铁和铝出口征收关税。据美国媒体报道,巴西已成为中国购买大豆和其他农产品的替代供应来源,占据了特朗普连任竞选的主要选民美国农民的市场份额。

特朗普的举动可能不会产生太大影响,因为巴西雷亚尔目前正在贬值,中国的需求正在上升,这将对巴西大豆出口更加有利。许多巴西大豆种植者选择增加产量,尽管他们面临运输和投入成本上升等问题,因为他们想赢得出口到中国的大豆的全部市场份额。一些分析师甚至预测,2019/2020年巴西大豆产量可能达到1.24亿吨。

中美贸易协议谁喜谁忧?

然而,创纪录的产量也令巴西种植者担忧,因为如果中国和美国达成贸易协议,中国再次购买美国大豆,巴西的产量增长可能成为过剩库存。现在这种恐惧可能会变成现实。12月13日,中美就贸易协定第一阶段的文本达成协议。中国农业和农村事务部副部长韩军表示,协议实施后,中国从美国进口的农产品将大幅增加。

中美贸易协定的第一阶段无疑将为全球大豆贸易增加另一个变数。李想指出,中国和美国签署协议后,巴西的大豆市场份额可能会下降。因为巴西大豆出口商过度依赖中国这个主要进口市场,这非常脆弱。他认为,该协议将使中美大豆贸易恢复到贸易争端前的水平,这不仅会对巴西大豆产业和巴西农民产生直接负面影响,还会不利于就业和其他宏观经济指标。

贸易争端带来的变量增加了所有大豆贸易参与者不可避免的风险。为此,精通大豆贸易规则的美国大豆协会(ASA)主席罗恩·摩尔(Ron Moore)告诉记者《财经》,这场贸易争端没有赢家。虽然一个国家的出口在短期内将会增加,但大豆的整体贸易已经中断,需要许多年才能恢复正常的贸易模式。穆荣强调,除非中美之间达成争端解决协议,否则大豆贸易市场将永远受到干扰。

尽管贸易协定的第一阶段将使中国能够恢复进口美国大豆,但恢复的程度仍不得而知,中国和美国官员尚未宣布协定中购买的大豆的具体数量。巴西农业部门担心,中美贸易协定将使巴西2019/2020年对中国的大豆出口减少1300万吨。然而,由于中美贸易争端中的贸易惯性和不确定性,美国大豆产业很难获得更多的出口

据美国农业部估计,巴西大豆出口量未来将增加3300万吨,占全球大豆出口市场增长的67%,这将进一步增强巴西的大豆市场优势。然而,巴西大豆的主导地位也带来了隐忧,即中国是否会过于依赖单一的大豆进口来源,以及巴西大豆寻求增产、导致蛋白质含量下降和价格上涨以获取更多利润的负面情况,进一步加剧了这种担忧。巴西大豆价格的上涨吓退了中国买家。今年3月,中国大豆进口平均单价为每吨420美元,而巴西为每吨430美元。自4月份以来,巴西大豆价格已升至467美元/吨,而美国大豆价格仅为435美元/吨。到10月份,巴西大豆的平均价格仍然比美国大豆高4%。

“从巴西进口这么多大豆很容易受到国内政治结构变化的限制。如果巴西发生政治变化,那么中国的大豆贸易逆差就无法弥补。目前,中国大豆需求缺口超过1000万吨。尽管供应在短期内是平衡的,但从长期来看,它仍需要使进口渠道多样化,并开发其他来源。”思唯表达了这种担忧。

中国大豆为何不能自给?

寻求进口来源多样化的过程也将在一定程度上促进中国企业通过投资南美大豆公司培养新的进口商,以规避中美贸易争端带来的风险。中美贸易争端带来的不确定性在一定程度上加快了中国对大豆供应多元化的追求。解决大豆供应问题最根本的方法是扩大国内生产,但大豆是一种土地密集型作物。中国人口多,人均耕地面积小,这使得中国难以扩大大豆种植面积,只能继续依赖进口。截至2018年,中国大豆种植面积约为1.27亿亩,仅次于美国、巴西和阿根廷。

尽管面临不利因素,为了振兴国内大豆产业,中国农业和农村事务部今年仍发布《财经》,扩大东北、黄海怀和西南地区大豆种植面积,2019年大豆种植面积增加1000万亩,力争到2020年达到1.4亿亩,大豆自给水平提高1%,到2022年达到1.5亿亩。

在大豆振兴计划等政策的支持下,预计2019年中国大豆种植面积将连续四年增加,但如何扭转大豆种植无利可图的局面仍有待观察。美国农业部经济研究局比较了中国黑龙江省、巴西马托格罗索和美国中西部的大豆生产成本和收益,发现黑龙江地区的大豆种植成本仍远高于美国和巴西。马托格罗索的总生产成本约为56美元/亩(约392元/亩),中西部73美元/亩(511元/亩),黑龙江97美元/亩(680元/亩)。

统计部门发布的2018年黑龙江省双鸭山市大豆成本调查分析与上述研究基本一致。调查分析还指出,双鸭山市每亩大豆平均总成本为700.34元,比上年增长44.83元,增幅为6.84%。与此同时,利润下降,每亩净利润为-182.76元。这相当于每亩大豆种植损失超过180元,2017年每亩损失超过161元。损失的主要原因是生产成本和土地成本的增加。

由于这些主客观因素,中国短期内无法通过自主种植来完全填补大豆需求的短缺,因此仍然需要依靠进口来实现供应渠道的多样化,包括寻找大豆产品的替代品。

谁能替代美国大豆?

010-59000

阿根廷是世界上最大的豆粕和豆油出口国,每年出口约3000万吨豆粕,去年豆粕出口达到91.97亿美元。中国每年消费7000万吨豆粕,但并未从阿根廷进口,因为阿根廷对豆粕直接出口的优惠政策与中国进口大豆原料并在国内加工成豆粕的政策相冲突。中国更喜欢在国内压榨大豆,这样生产豆粕和其他产品的增值过程就可以在中国进行。

有鉴于此,尽管中国已经向阿根廷开放豆粕市场,但阿根廷同意市场大豆交易商罗杰·基维特(RogierKievet)仍有疑虑。他认为,即使中国可以进口阿根廷豆粕,一旦中国恢复进口美国豆粕,也会对新形成的阿根廷与中国豆粕贸易产生影响。

除了阿根廷,俄罗斯也被认为是一个可行的替代进口来源。今年8月,中国海关总署宣布,俄罗斯所有产区种植的大豆均可通过检验检疫后进入中国市场。中国是俄罗斯大豆的主要买家。根据俄罗斯分析机构APK信息公司的数据,2018/2019年,中国占俄罗斯大豆出口的93%。今年7月,俄罗斯对中国的大豆出口继续加速。与巴西和美国不同,俄罗斯大豆是非转基因大豆,主要加工成豆制品和调味品。

俄罗斯目前种植的大豆面积为250万公顷,仅占8060万公顷农田总面积的3%。尽管俄罗斯有很大潜力成为一个有竞争力的大豆供应商,但它也面临许多挑战。

美国农业部经济研究局的报告指出,大豆出口国必须拥有支持性农业政策、低成本土地、大规模农场、稳定的宏观经济环境和物流基础设施,才能在全球市场上具有竞争力。巴西花了30年时间来调整这些因素,才在20世纪90年代成为主要大豆出口国。

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成熟的大豆供应商也不可能一夜之间建成。俄罗斯还不具备高收益、成本优势和成熟的销售渠道等优势。俄罗斯农业部的一名官员在去年远东经济论坛上告诉《财经》记者,俄罗斯对中国的大豆出口每年只有60万吨左右,这无法在短时间内弥补美国大豆的短缺。俄罗斯的高运输成本和中俄之间缺乏完善的多式联运系统限制了大豆的低成本运输。此外,俄罗斯不仅想向中国出口大豆原料,还想出口豆油和其他高附加值的加工产品。

为了改善大豆贸易供应链,中俄进行了多方面的合作,通过“借地种植”模式合作增加大豆产量。中国沃佳北大荒农业控股有限公司与俄罗斯签署协议,在俄罗斯沿海边境地区租赁5万公顷土地种植大豆。在运输环节,黑龙江航运集团和哈尔滨靳东集团联合建设富源港务局粮食码头,改造通江港和黑河港,全面开通主要粮食回笼物流渠道。俄罗斯远东投资吸引和出口支持机构也在研究建设专门的谷物码头。在加工环节,沃佳计划在俄罗斯远东地区建立一个年产24万吨的大豆加工厂,生产豆油。黑龙江省富源县将建设一个进出口俄罗斯的非转基因大豆配送加工中心。项目完成后,它将在五年内归还100万吨大豆。

寻求进口来源多样化的过程也将在一定程度上促进中国企业通过投资南美大豆公司培养新的进口商,以规避中美贸易争端带来的风险。李想指出,大豆贸易仍然由美国跨国公司控制,特别是“ABCD集团”——ADM、Bunge、Cargill和法国的路易·德雷福斯(Louis Dreyfus)。如今,美国公司的主导地位日益受到中国公司的挑战。中国企业不仅从巴西购买大豆生产商以促进纵向一体化,还投资基础设施建设

“走出去”带来机遇的同时,也面临挑战。几十年来,欧美贸易公司一直在巴西和其他国家从事压榨和大豆经纪业务。行业运行机制早已建立,新来者难以进入。此外,中国企业投资地方合资企业需要多年才能大幅增加出口,而地方法律法规、农业政策和政治形势可能会突然改变,导致中国企业投资停滞或失败。例如,重庆粮油公司以57.5亿元在巴西购买了20万公顷土地,但由于土地政策的变化而受挫。中国企业走出去发展大豆贸易是必然趋势,但采取何种形式还有待探索。在南美洲购买土地种植大豆面临许多法律、经济和政治风险。曾经购买土地种植大豆的中国企业遭受了很大的损失。”思唯警告道。

尽管遭遇挫折,中美大豆贸易争端带来的不确定性将进一步促使中国企业增加对南美大豆生产国的投资。这种持续的投资最终可能实现大豆交易系统从芝加哥期货交易所的美元向大连商品交易所的人民币的转变。

再过三个月,巴西的大豆将被收割,这将直接决定明年的大豆市场。苏建认为,目前全球股市仍相当高,价格上涨还不到一年,这将消耗部分股票。

随着中美贸易争端的暂时结束,大豆贸易的《三国演义》将在一定程度上回归。诚然,中国仍将是大豆需求增长的主要来源。在这种情况下,巴西和美国无法单方面满足中国对大豆的需求。另一方面,两国也很难开辟新的大豆市场来取代中国的进口规模,其他国家也不太可能复制中国对豆粕和豆油的强劲需求、政府对大豆压榨投资的支持以及有利于大豆进口的关税结构。

相关热词搜索:包头股票配资